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1133章 她死了(1/2)
猎户出山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这一晚,注定有很多人无法入睡。

  西城区公安局,局长办公室依然亮着灯光。

  办公室里烟雾缭绕,季铁军半靠在办公椅上,嘴里叼着烟,烟雾缓缓上升,那张略带愁苦的圆脸在烟雾中若隐若现。这位经验丰富,亲手办过无数棘手案子的公安局长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头疼过。

  他年轻的时候见过陆晨龙,那个时候的他才刚从大学毕业,热血激情,还有着热血男儿的英雄情结。虽然只是远远的一见,但那个人却在他心里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。后来又参与了陆晨龙夫妻的案子,那个案子一直都是他心里的一个结。

  这些年本来已经渐渐淡忘,直到陆山民的出现。

  他不是没想到过这个案子的难度,甚至已经提前把它放到了人生最难的一个案子,但是现很多事情往往没有最糟,只有更糟。

  事情发展到现在,已经远超他的预料。

  马鞍山就坐在他的对面,一双鹰眼直勾勾的盯着这位局长大人,也不说话。

  “你瞪着我也没用”。季铁军弹了弹烟灰。

  “你在害怕什么?你的帽子?还是你的命”?

  季铁军皱了皱眉,“我怕我丢了帽子又丢了性命,然后什么都改变不了”。

  “因为改变不了,所以就装聋作哑什么都不做,这不是一个合格警察该有的借口”。

  季铁军揉了揉额头,无奈的叹了口气,“我就不该把你从江州调过来”。

  “你当初以为只是个不大不小的案子,现在发现事情比想象的严重,所以你后悔了”。

  “随你怎么说”!季铁军有种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的憋屈感,闷闷的抽着闷烟。

  “陆山民和黄九斤就在旗山,那里正在进行着一场火拼,作为警察,视而不见,就是失职”!马鞍山声音冰冷。

  季铁军看了眼墙上的挂钟,“去了也没用,现在早该散场了”。

  “再晚也要去,否则连现场的证据都会被消磨干净”!

  “你觉得一场打斗的痕迹就是所谓的证据吗”?

  “有总比没有强”。

  季铁军点了点头,“对于普通案子来说,确实如此”。

  马鞍山瞪圆双眼,“我知道你在怕什么,你在怕他们发现你在关注这个案子”。

  季铁军淡淡一笑,“知道就好,有些事情不能做得太过,否则当他们发现我们成为威胁的时候,会第一个倒霉”。

  马鞍山冷冷一笑,“警察办案不是天经地义吗,什么时候还和犯罪分子玩儿起这种把戏”。

  季铁军弹了弹烟灰,“去拟一份通缉令,明天开始全城通缉黄九斤”。

  马鞍山眉头一凝,冷冷道:“你是警察,不是鹰犬”!

  季铁军的手停顿在烟灰缸上,“马科长,请注意你的言辞”。

  马鞍山高高昂起头,义正言辞的说道:“我只是实话实说”。

  “你滥用职权私放犯罪嫌疑人,公然顶撞上级污言秽语,你现在就可以对你革职查办”!

  “好大的官威,你就只有这点能耐”!马鞍山依然理直气壮,毫无惧意。

  季铁军拍了拍额头,叹了口气,“马科长,你是不把我逼死不甘心吗”。

  “怕死,就不应该当警察”。

  “我要怎么说你才明白”。

  “我明白,这是一场必败的战斗,但绝不是退缩的借口”。

  季铁军气得指着马鞍山鼻子,“你在这样无理取闹,明天就给我滚回江州去”。

  “两位不必争执了”。一声雄浑的声音响起,紧接着一个铁塔般的汉子走了进来。

  黄九斤先看了马鞍山一眼,“他说得没错,你们这种小警察去了连命都保不住”。

  说着看向季铁军,“给你个台阶,别把我逼急了”。

  很狂,季铁军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狂的人,但是他这个见惯大风大浪的公安局长竟是连一丝反驳的念头都没有。

  “既然你主动回来了,通缉令就不必了”。季铁军缓缓起身,“我送你去看守所”。

  “那就有劳季局长了”。

  季铁军跟在黄九斤身后,看着前面的后背,一股无形的压力压得他有些喘不过气来,这种气势,让他不禁回想起当年见到陆晨龙时候的

  感觉,一模一样。

  “如果你愿意说,我可以当故事听一听”。季铁军开口说道。

  “你是警察,你有你的判断和做事方式,我不会干涉。至于故事,你应该自己去发掘”。

  季铁军淡淡道:“你心里是不是特瞧不起我这个警察”。

  “我从不怕任何人,但并不等于我瞧不起任何人”。

  马鞍山淡淡道:“接下来你们打算怎么办”?

  黄九斤脚步停了一下,“这句话该我问你们”。

  三人来到看守所,季铁军看了眼马鞍山,“你在外面等着,我亲自送他进去”。

  马鞍山皱了皱眉,看了眼黄九斤,点了点头,停在了看守所门口。

  黄九斤踏入自己的房间,回头看着季铁军,“季局长好像有话要对我说”。

  季铁军点了点头,“你和马科长关系如何”?

  “他一直想把我兄弟关进监狱,不如何”。

  季铁军摇了摇头,“他这样一个认死理的人能把你放出去,不容易”。

  “确实不容易”。

  “你对他的印象如何”?季铁军继续问道。

  “我很欣赏他,这个国家,这个社会,需要他这样的人”。黄九斤淡淡道。

  季铁军再次点了点头,“你们是朋友”?

  “算不上朋友,他这样的人注定不会有什么朋友”。

  季铁军深以为然,笑了笑,“我非常认同你的观点”。

  黄九斤淡淡看着季铁军,“这个话题有些无聊”。

  “不无聊”,季铁军点燃一根烟,深吸一口,“我只是想告诉你,虽然我和他的行事方式大相径庭,但本质上我和他是一类人”。

  黄九斤表情平淡,“就为告诉我这个”?

  季铁军指了指自己的眼睛,“我一辈子跟罪犯打交道,不敢说有一双火眼睛睛,但至少也能看个八九不离十,我看得出你身上有一股正气”。

  黄九斤眉头微微皱了皱,“我和你不一样”。

  季铁军从嘴里取下烟,笑了笑道:“我知道,在你眼里,我起不了什么作用,但是,你
为您推荐